云阶旅游网_综合旅游信息平台,专注有效资讯!

地铁里一点一点的进入有反应 丰满少妇被猛烈进入高清播放

   汤晴来了,带着李小美上数学课,她给李小美出了一道2+2=?的数学题。

    李小美苦大仇深的看着自己的手指,2应该怎么比?

    李子安就站在门口看着,不过他没看李小美,他看的是汤晴,他总觉得她心里藏着事,看上去也是闷闷不乐的样子。昨天她也是这个样子,他还问过她,可是她什么都没说,还强装笑脸。

    汤晴察觉到门口有人,抬头看了一眼,发现李子安正站在门口看着她,下意识的拉了一下包臀的裙子。她的裙子其实不短,只是半坐半跪的姿势把裙子往上拉了一些,有露底的风险。

    李子安有些尴尬,她显然是误会什么了,他这次是真没瞧她的裙子,是在看她的脸,不然也不会看出她心里有事。

    要不要再问问她?

    李子安心里有些犹豫,昨天他就问过了,可她不愿意说,今天在问她的话,她多半也不会说。给她卜一卦似乎能解决问题,可那也得她愿意在他的手心画画才行,剖相术搞不定这事。

    李小美不看她的手指了,看着她爹,没正经过三秒钟便对着她爹吐出了舌头,只差“略略略”了。

    李子安瞪着李小美,故作严肃的样子,可李小美根本就不怕他。

    这家里,李小美就只怕一个人,那就是余美琳。

    汤晴站了起来,往李子安走来,小声地道:“子安哥,你在这里会影响到小美上课。”

    李子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离开了门口,又说了一句:“小汤,借一步说话。”

    汤晴从门里出来,有点小紧张的样子。

    李子安小声说道:“我和美琳将你都拿你当妹妹看,我们也算是一家人,你有什么难处不要藏在心里,你不说出来,我们怎么帮你?”

    汤晴低着头,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李子安试探地道:“是不是那老头又讹你弟弟啦,钱不够你就吱个声,我这里有。”

    汤晴摇了摇头,还是什么都不说。

    李子安有些着急,如果抓住她的脖子摇晃她,就能把她心里的事摇出来的话,他恐怕都这么干了。

    一颗小脑袋从门口探了出来,又是来自小棉袄的暗中观察。

    李子安瞅着她,没好气地道:“数学题算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李小美冲李子安吐了一下舌头。

    汤晴回头看了一眼,李小美跟着就把脑袋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除了余美琳,能镇住李小美的也就只有小汤老师了。

    “子安哥,我回去给小美上课去了。”汤晴说。

    李子安叹了一口气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人家不说,他也没辙,或许是很难开口的私事吧,只能这么想了。

    汤晴走了两步又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李子安看着她,心中莫名生出了一个预感,她摇开口了。

    汤晴犹豫了一下转过了身来:“那个……是我妈让我回老家结婚。”

    李子安顿时愣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他一心想帮忙,可这事他怎么帮忙?

    汤晴就说了这一句,然后就进屋了,还把门给关上了。

    李子安苦笑了一下,这样的事他还真帮不上什么忙,不过他心里也很奇怪,汤晴从来没提说她有男朋友,怎么突然就冒出一个未婚夫来了?

    “子安。”余美琳的声音。

    李子安回头看去,一眼便看见了从门框里探出头来的余美琳,有点“鬼鬼祟祟”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帮我个忙。”余美琳说。

    李子安向她走去: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先进来再说。”余美琳也没说让他帮什么忙,一颗螓首就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李子安进了门,然后就呆住了。

    余美琳的身上穿着一条黑色包臀鱼尾连衣裙,露肩还低胸,穿在她身上越发衬托出她的皮肤的白皙娇嫩,曝露在空气中的香肩如美玉雕琢出来的一样,那锁骨精致,性感诱人。她的一双手交叉着抱在胸前,却掩不住迷人的景色静悄悄的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“子安,帮我拉一下拉链,我自己拉不上。”余美琳转过了身去,背对着李子安。

    她的背光滑如玉,小腰纤细柔软,背上也没有什么带子扣子,只有一条没有拉上的拉链。

    穿这样的礼服,为了追求最好的身体线条,女人们通常都是不会戴罩的。

    李子安走了过去,伸手抓住了拉链的锁头,他又瞅见了一条白色的宽边松紧带,那松紧带和下面一点的布料薄得几乎透明,不知道为什么,他有点紧张了,手也有点抖,结果拉链的锁头咬住了布料,没能拉上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拉链坏了吗?”余美琳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是,是咬住布料了。”李子安又伸过了一只手去,一手抓着裙子的布料,一手将拉链的锁头往下拉。

    也许是太紧张了,又有些着急,他使的劲也太大了,结果他这一拉,拉链的锁头没有松开咬住的布料,却把裙子给拽了下去,余美琳的手虽然有一个补救的动作,可是也没能抓住下落的裙子,她的裙子就从她轻轻压着的双手间滑落了下去,无声的跌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呀!”余美琳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白光一闪,整个屋子好像都被圣光笼罩了。

    李子安却变成了木头人,保持着一个虚空拉拉链的姿势。

    余美琳双手紧紧捂着,不敢转身,紧张兮兮的样子。

    可她的后面却毫无遮掩的曝露在了空气之中,一双大长腿占据了身体的三分二的比例,一只满月挂在象牙树端,圆圆满满,完美的形状让人无可挑剔。

    “子安,你……”余美琳羞窘得要死,她知道李子安在看她,可是她不敢转身。

    李子安这次才回过神来,慌忙蹲下去抓起掉在地上的裙子往上拉,一边说道:“不好意思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余美琳回头看了李子安一眼,神色有些紧张,生怕李子安控制不住干出点什么事情来。

    她的车,李子安是有证的,他要是拿着钥匙来开车的话,她还真是不好对付。

    还好,李子安只是把车衣拉了上来,没有掏要是开车的想法。更新最快 电脑端::/

    余美琳慌忙伸手将裙子的正面调整到正确的位置,然后压住。

    这一次李子安总算是成功的把拉链拉上了,拉链到头的时候,他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余美琳转过了身来,雪颈低胸,精致的五官,高贵而又冷艳。

    她看着李子安,也不说话,那眼神似乎拥有能掌控一切的魔力。

    李子安也看着她。

    他已经不是从前的他了,昨天他经历了“成人礼”,不再是以前的菜鸟了,面对美色的诱惑,他多多少少有了点抵抗力。

    “我这样穿好看吗?”余美琳问。

    “好看,你穿什么衣服都好看。”李子安说。

    “你看都没看,敷衍我。”余美琳说。

    李子安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去买点礼物。”余美琳说。

    李子安说道:“不用买,我带点膏药去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次见面,送膏药……合适吗?”余美琳觉得有点不妥。

    李子安笑了笑:“那个杜枝山什么都不缺,还就缺我的膏药,他会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余美琳的了一下头:“嗯,我听你的,那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电梯下行。

    李子安瞅着余美琳的胸前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想说什么?”余美琳问。

    李子安用手指了一下他自己的胸,有点担忧的样子:“你里面没罩,你这裙子又没有吊带什么的,会不会掉下去?”

    余美琳扑哧一声笑了出来:“原来你在担心这个,怕吃亏啊?”

    李子安有点尴尬的笑了笑。 : :

    虽然是塑料夫妻,但终究是他的老婆,要是裙子滑下去,露出什么来,他还真是吃亏。

    余美琳笑着说道:“你放心吧,这是定制的礼服,不会掉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李子安用眼角的余光瞅了一眼,跟着又移开了视线。

    他心里却忍不住拿余美琳与沐春桃的做了一个比较,余美琳的明显要大一些,但沐春桃的要圆挺一些,好比糖醋排骨和粉蒸排骨,虽然都是排骨,但味道肯定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打住。

    大师,你在想什么呢?

    “对了,那个文先生要是再来魔都,我想请他来我们家吃顿饭,我得感谢一下人家。”余美琳说。

    李子安想起了昨天撒的谎,莫名心虚,他嗯了一声,然后转移了话题:“对了,我发现小汤老师这两天闷闷不乐,我刚才问了她,她说是她妈让她回老家结婚,她有没有跟你聊过她的男朋友或者未婚夫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我没听她说过她有男朋友或者未婚夫,不过这事也正常吧,人家也不小了,都大学毕业了,父母催着回去结婚也是很正常的事。女人结婚前有点紧张和恐惧,那也是正常的反应,你就别操心这事了。”余美琳说。

    李子安想问她跟他结婚的时候有没有紧张和恐惧,可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的她即将成为大江集团的董事长,他却只是一个山村里的青年农民,她岂止紧张和恐惧,恐怕还有厌恶和痛苦吧,想都想得出来,还用问吗?

    然后,他还是忍不住要去想汤晴的事。

    对余美琳来说,汤晴大概只是一个她花高价给李小美请的家庭教师,可对于他来说,汤晴却是帮他把李小美带大的“奶妈”,她的事他又怎么能不上心?

    再说了,如果汤晴回老家结婚,她男人不让她来魔都给小美上课,再找一个家庭教师的话,就没有现在这么融洽了。

    “回来再问问她,看她的样子明显不愿意,或许真有什么难言的苦衷。”李子安心里这样想着。

    到了地下车库,余美琳换了一双开车的鞋子,启动车子上了路。

    “子安,你有时间去学一下驾驶吧,这样出行也方便,以后也不用老麻烦人家春桃开车送你。”余美琳说。

    李子安回了一句:“不学。”

    余美琳用眼角的余光瞅了李子安一眼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李子安淡淡地道:“你见过哪个大师自己开车的?”

    余美琳:“……”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beihaisuns.com/post/11489.html

版权声明:云阶旅游网为您提高平有效旅游信息,助您出行愉快!

发表评论

还没有评论,快来说点什么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