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阶旅游网_综合旅游信息平台,专注有效资讯!

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爱爱小说

安暖重生了。

重生在了十年前,她二十二岁这年。

死的时候,她那世人歌颂的好老公顾言晟,用匕首捅进了她的心脏,他说,“安暖,我从来没有爱过你,连你的身体都已经厌倦了。你知道吗?瑶瑶在床上比你妖娆一百倍,而你像个尸体一样,又冷又硬……”

又冷又硬?!

安暖没哭没闹,从小良好的教育,让她只是拼命的忍受着撕心裂肺的痛。

“不是很爱我吗?那就以死来成全我和瑶瑶,我会感激你的!”阴森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。

然后,那把尖锐的匕首从她心脏处抽了出来。

鲜血瞬间溅在了他温润俊美的脸上,把他的无情展现得淋漓尽致。他嘴角扬起一道云淡风轻的笑……就好像,面对的不是为他默默付出十年的妻子。

安暖到最后死的时候都一直睁着双眼,誓要把这个男人的所有残忍,深深的刻进骨头里!

他们结婚十年。

两个人青梅竹马,门当户对。

安暖从小琴棋书画,聪慧过人。22岁嫁给顾言晟之后,她收敛自己所有的光芒,尽职尽责做好妻子的本分,放弃自己所有一切,竭尽所能让他平步青云,助他从豪门走上世家之路。

从未想到,有一天顾言晟会亲手杀了她,并以安氏灭门当作他心爱人的聘礼!

她恨。

恨之入骨。

好在老天有眼!

这场意外车祸,让她重回到了她还没有出嫁的这一年。

安暖紧咬着唇瓣。

她紧紧的看着面前撞了她轿车的男人,叶景淮,北文国四大豪门家族之首,叶家三少爷!

一张颠倒众生的惊艳脸庞,188的身高,堪比雕塑一般的完美身材,青城最帅的男人,没有之一。

如此出生的男人,却是青城出了名的败家子。玩物丧志,风流成性,玩过的女人比她见过的男人还多,纵欲奢靡到让人无法启齿的地步,但唯一是上一世,顾言晟怎么斗,都斗不过的男人!

“安小姐是看上我了?”被人如此注视,叶景淮深邃的眼眸,轻轻一瞥。

悠扬的磁性嗓音,带着独特的韵味,分明是挑逗的话语,从他嘴里却莫名的好听。

“是。”她回神,突然一口承认。

话音落。

激动的不是叶景淮,反而是她最好的闺蜜夏柒柒,她整个人都要炸了一般的吼道,“安暖,你丫的脑袋撞坏了吗?!”

叶景淮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情愫,表现出来的却是冷眼旁观的笑。

“你知道这妖孽是谁吗?你知道这货有多渣吗?”夏柒柒冲着安暖,“他除了长得好看会玩女人之外一事无成,你居然说看上了他!你丫的突然眼瞎了吗?!”

她确实眼瞎,才会爱上顾言晟那个阴险狡诈的伪君子!

今天一大早她们到青泞山祈福,开车下山途中,迎面撞上了一辆急速的红色跑车,好在驾驶跑车的人眼疾手快,一个急转避开了正面冲击,却还是硬生生的撞到了一起。

双方车子轻微受损,人都没受伤。

而她却因此,重生了!

安暖没有回答夏柒柒,只是对着叶景淮,问他, “敢抢婚吗?”

“安暖!”夏柒柒整个人又不淡定了,纵然叶景淮很帅,但为了一个渣,安暖连婚都不结了吗?!

“下个月18日我大婚,敢来吗?”安暖一字一顿,说得清清楚楚。

叶景淮用了几秒的时间来消化安暖说的话。

缓缓的,他淡漠的说道,“安小姐怕真的该去医院做个脑部检查。”

说着。

他随手从黑色西裤里拿出一张银行卡,修长的手指夹住,一副桀骜不驯的模样递给她,“钱我出。”

安暖看了一眼那张超级VIP黑卡。

谁都知道叶家三少爷出手阔气,跟过他的女人都是硕果累累。

安暖接过了。

叶景淮的眼里,还是闪过一丝惊讶。

全青城都知道,安暖贤良淑德,知书达理,自律高清,从来不和他们这种纨绔子弟有任何牵扯,一心一意只想嫁给顾言晟,成为他的贤妻良母。

安暖说,“当是嫁妆了。”

一边的夏柒柒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了。

叶景淮轻抿着他完美的唇瓣,拉出一脸意味深长的笑,那一刻也只选择了沉默,看不出来他的情绪。

所以不知道是接受了,还是在……观望而已。

“婚礼当天只要你来,我就跟你走。”安暖说。

其实是在回答,他曾经说过的话。

上一世,她和顾言晟的结婚前夜,她兴奋得辗转难眠。

凌晨4点,她接到一个陌生来电。

“明天我来抢婚,你会跟我走吗?”那边劈头就问。

安暖皱眉,“你是谁?”

“顾言晟不是好人。”他说。

“你到底是谁?”

“我也不是好人。”

然后,电话就被挂断了。

安暖以为是谁在恶作剧,而且听口气分明酒醉了,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。但后来无意,她还是知道了这个电话号码是叶景淮的,知道后就更没有放在心上了,对种马一样的男人,她从来都是嗤之以鼻,何况她和叶景淮从未有过任何交集。

直到现在重生,她恍惚才发现了叶景淮的话中端倪。

不过当年,她和顾言晟的结婚典礼上,叶景淮并没有去。

所以她也不确定,他当年说的是不是真的。

反正。

不管叶景淮来不来,这一世她也不可能再和顾言晟结婚!

来,只是为了报复得更加彻底而已!

她转身,直接离开。

夏柒柒连忙也跟上了安暖的脚步,重新回到她们的轿车上。

叶景淮看着从他面前开过的轿车。

久久,嘴角蓦然一笑。

全青城所有男人都想要娶的安家大小姐,还真是……有趣得很啊!

……

离开的轿车上。

夏柒柒绷不住了,“你刚刚是不是脑子不清醒,所以才说让叶景淮那渣货来抢婚的话?!”

“没有,我很清醒。”安暖开着车,满脸淡定。

甚至还有些冷血。

要知道。

在车祸的前一秒,她还在硬生生承受着顾言晟的残忍折磨。

“那……顾言晟呢?你们可是全国最模范的‘夫妻’,不知道羡煞了多少旁人,你现在居然要,婚前出轨?!你把他当什么了?”夏染染完全不能想象。

婚前出轨算什么?

她眼睁睁看过顾言晟和另外一个女人,当着她的面,全身赤裸的纠缠在一张床上。

她咬牙切齿的说,“我当顾言晟是畜生!”

他不配做人!

夏柒柒怔怔的看了安暖很久。

她想不明白,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错?

夏柒柒怔怔的看了安暖很久。

她想不明白,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错?

轿车内。

突然响起一道特定的来电声。

铃声持续很久。

夏染染听不下去了。

“暖暖,电话!”夏染染提醒。

看她怎么给顾言晟解释。

安暖敛眸,她真的需要很努力的控制,才能用极尽压抑的声音接通,“言晟。”

“今天玩得开心吗?”那边传来顾言晟温暖的嗓音。

安暖讽刺的笑了。

顾言晟过几天有一个颇具影响力的杰出青年评选,所以她特地来这边给他祈福,保佑他一举成功。

曾经的安暖,什么都把顾言晟放在第一位。

分明她有那个能力站在巅峰,却为了顾言晟放弃了所有!

“暖暖?”那边没有得到她的回应,声音又温暖了些。

“还好。”安暖语气很淡,说道,“去给你求了事业符。”

“没有顺便求一个早生贵子吗?”那边玩笑道。

求了。

但现在看着面前的那个福语,真的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。

到死那一刻她才知道,她之所以十年未孕,只是因为顾言晟常年在她饮食中放避孕药。

可笑的是,她还为此,遭受了来自顾家人那么多年无尽的白眼和羞辱。

“怎么,累了吗?”顾言晟似乎发现她有些不同,连忙又关心道。

“今天一大早就和柒柒来山上了,确实有点累,现在正在开车回来。”

“怪我今天临时有事儿,要不然也不会让你这么辛苦。”那边很是自责。

安暖觉得自己此刻的冷笑,都是在浪费自己的面部表情。

她以前傻傻的还真以为他很忙。

不过是忙着……和其他女人上床而已。

“你开车注意安全。”顾言晟叮嘱。

安暖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夏柒柒看着安暖冷淡的模样,有些话到嘴边就又咽了下去。

她觉得此刻的安暖像变了一个人。

变得还很陌生。

她捉摸着说不定睡一觉,明天就恢复正常了。

轿车回到市区,安暖先送夏柒柒到了夏家别墅。

“柒柒。”安暖突然叫住她。

夏柒柒回头。

回头看着安暖有些……奇特的眼神。

安暖其实只是在确定。

她活着。

柒柒也还活着。

夏染染被安暖看得有些毛骨悚然,“你今天没事儿吧?听说青泞山风水怪异,阴气很重,你不会是被什么东西缠上了吧?!”

夏染染还是那个逗逼又单纯的女人。

那些天崩地裂的事情,都还没有在夏染染身上发生。

安暖嘴角笑了。

这是重生后,第一个由衷的笑容。

她说,“还好,你还没死。”

“果然不正常了!”夏染染无语,“我爸说,像我这种祸害是会活千年的。所以一个小小的车祸是弄不死姐妹的!”

曾经的安暖也以为,这么没心没肺活得潇洒自在的夏染染不会轻易就死了,最不会的就是自杀,然而夏柒柒却从28楼跳了下去,惨不忍睹。

那是安暖一辈子都挥之不去的阴影和伤痛。

她很庆幸。

她重新回到现在,一切都是,刚刚好。

刚好,什么都没发生,什么都可以报复!

她稳定自己的情绪,话锋一转,“今天的事儿不要对外人说。”

“哪件?”

“和叶景淮的约定。”

夏柒柒翻了翻白眼,“我才不会说,反正明天你就正常了。”

明天,她只会更坚决。

“我走了。”

“小心开车。”夏柒柒不放心的说道。

安暖点头,稳稳的将车子开回了家。

开回了十年前的安家别墅。

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。

安暖心里的情绪在不受控制的泛滥。

她走进大厅,看到她父母那一刻,眼眶陡然一红。

上一世要不是她遇人不淑,她父母也不会在车祸下双亡。那场蓄谋的车祸,她被她父母用血肉的身躯紧紧的护在身下,她才侥幸逃过一命。

那些血腥的画面,惨痛的遭遇,她不想去回忆,也绝不会再经历!

“暖暖,不是说去青泞山给言晟祈福吗?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安暖的母亲黎雅菊温和的招呼着她。

安暖压下眼底的雾水,嘴角扬起一道笑容走到他们身边。

从现在开始。

一切都变了。

以后,只有她弄死顾言晟,毁灭顾氏一切的份儿,没有任何人再动得了她安家一根毫毛!

“怎么眼眶红红的?”黎雅菊看安暖走近,担忧的问道。

“眼睛有点干,揉了揉。”

“刚顾家打电话,想和我们一起谈你们婚礼的细节……”黎雅菊说道。

安暖深呼吸了一口气,“妈,我要和顾言晟悔婚。”

“什么?”黎雅菊满脸惊讶。

坐在黎雅菊旁边的安岩垣,安暖的父亲也从报纸上转移了注意力,“和言晟吵架了?”

“顾言晟不是好人,他和我结婚只是为了侵占我们家的家产,并把我们家拿来作为他通往世家的垫脚石。”安暖明显感觉到她父母的不相信,继续说道,“我现在没有证据证明我说的是真的,但给我点时间,我会让你们相信!”

安岩垣和黎雅菊看自己女儿突然这么坚决,都有些沉默。

从小安暖就不是一个会让他们担心的孩子。

小时候她爷爷给安暖定了娃娃亲,安暖不仅没有拒绝,还一直恪守本分,从不和除了顾言晟以外的任何男性朋友交往,一心一意认定顾言晟。

而且两个人的感情从小就好,现在怎么突然说出这种话?!

安暖看出他们的疑惑,“爸,我从来没有做任何让你们为难的事情。我也很清楚,我们两家的联婚可以给我们带来多少好处。可就算如此,我也要坚持我的决定。”

“你是我女儿,我当然信你。”安岩垣听安暖都说到这个地步了,也只能顺着她,“只是,我们现在悔婚,不说我们两家得到什么好处,反而还会给我们家带来巨大的负面影响。以后安氏还怎么在青城立足!”

终究还是,有些情绪。

“不会。”安暖肯定道,“我悔婚,却是顾家来承担所有的后果!”

安岩垣有些震惊。

是被他女儿的气场突然震慑。

总觉得,和平时温温柔柔的女儿有些不同。

“下个月的婚礼,打脸的只会是,顾家!”

安暖,斩钉截铁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beihaisuns.com/post/1486.html

版权声明:云阶旅游网为您提高平有效旅游信息,助您出行愉快!

发表评论

  • 访客西西 (2021-08-26 14:06:08) 回应ta
    广告诚邀合作,出血让利给站长,收益包您满意!移动端广告 百度显示 欢迎测试,满百日结,支持USDT
    CPC点击,CPV展示单价。万IP300-500. 转化收益高,灵活结算、实时收益。联系QQ:292915509

    Telegram:@xuan8868 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