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阶旅游网_综合旅游信息平台,专注有效资讯!

宝贝我想你站着做 趴下让老子爽死你

在生不生孩子这件问题上,七叶自认已经和陆景行达成了共识,因而根本不在乎其他人怎么想。


回到家,陆景行明显想跟她谈一谈,但七叶直接以“累了,要睡觉”而拒绝。


陆景行还有一些工作的事情没做,等他处理完,发现七叶已经反锁了房间门。


敲了几下房门,没有回应,只好去睡书房。


楚莹本来已经睡下,听到几个年轻的佣人,说起三少和太太似乎闹了别扭,今晚又睡在书房,


“也不知道太太怎么想的,那么多女人喜欢三少,她非但没有一点危机感,还总是跟三少过不去”


她当即决定抓住机会。


坐起来梳妆打扮一番,穿着黑色的性感蕾丝吊带裙,等到大家都睡下了,才敢去敲陆景行的门。


书房的灯还亮着,


“进来”


楚莹推开门,难免有些紧张,


“三少”


沙发上的男人抬起头,他穿着白色的衬衫,上面开了两粒扣子,右手袖扣挽起,食指和中指之间夹着一小节烟头,落拓又性感。


烟雾缭绕之间,他开口,


“怎么是你”


楚莹大着胆子,走近他,


“您以为会是七叶吗?”


她蹲在他的脚边,将手置于他的膝盖上,毫不遮掩胸前的春光,仰着头看他,


“三少,她没有心,她不值得您爱,但是我不一样……”


说着她便想把身子往陆景行怀里靠,


“我爱你,从见你第一面的时候就是,我求求你,接受我好不好”


“爱?”


陆景行冷笑,


“你爱的只是属于我的身份和地位”


楚莹的手划过男人的胸膛,将嘴唇置于他裸露的胸前的皮肤上亲吻,


“可是三少,如此良辰美景……您难道不想要我吗?”


她不在乎那么多,先把陆景行诱惑到床上去,等生米做成了熟饭,她自然可以慢慢来跟这个男人培养感情。


有那么一瞬间——


陆景行的属于男人的劣根性在隐隐躁动。


客观来讲,楚莹面容姣好,放在人群中也是属于出挑的存在,跟七叶不同,她整个人都有着属于女性的风情。


现在,她就跪在自己脚边,以臣服的姿态,祈求属于他的爱怜。


但这种念头转瞬即逝,他想到了,那时七叶跟他说,


“陆景行,你怎么能这么脏啊?”


推开身上的女人,


“老子没那么饥不择食”


言下之意,他看不上她。


“要是七叶知道,她的婆婆让我来取代她的位置,你说,她是会选择成全,还是忠贞不渝的跟你站在一起……”


楚莹有恃无恐,况且她已经感受到男人的松动,


“三少,试试看,说不定……你会觉得,我们之间,更契合”


夜半。


七叶被持续不断的敲门声吵醒。


她知道是谁,于是更不想去开门。


很快,陆景行的电话打了过来,


“我们谈谈”


“不想谈,我要睡觉”


她声音里有些微的不耐,


“陆景行,你放过我好不好?”


大晚上的,他如果不痛快,就自己找痛快去,凭什么要扰她清梦?


黑暗中,陆景行的语气带了点咬牙切齿,


“容七叶,你非要我踹开这扇门是不是?”


七叶怕了他。


起床开灯,把门拉开一条缝,


“有什么事你快点说”


她这点力气,很容易就被陆景行推开,他走进来,把门关上。


七叶不知道他是何意,又重复一遍,


“到底你有什么事,一定要这个时间跟我谈?”


她睡眠不好,点了熏香,冰淇淋的味道,甜的有些发腻,陆景行皱了皱眉,


“又睡不着?”


她快到生理期,心情烦躁,


“你的关心是不是有点不合时宜?”


陆景行听出她语气里的讽刺,


“一定要这么跟我说话?”


他注意到七叶赤着脚,虽然初秋不至于冷,可她光脚踩在地板上,还是有点太不照顾自己。


走过去,伸手想要将她抱起来,


“要记得穿鞋”


在他的手触上七叶腰的那一刻,七叶躲了。


她自己走回床上,


“我不需要你”


陆景行本来就压着火气,又听她这么说——


我不需要你。


五个字,就给他判了死刑。


“那你需要谁?”


他英俊的眉宇间夹杂着恼意,


“容七叶,来,我们今晚就说个清楚,两年了,你他妈到底闹够了没有?”


这两年来,他所承受的痛苦未尝会比七叶少。


有无数次他都在幻想,如果,那个无缘得见的孩子生下来,他跟七叶未必是像现在这样,表面风平浪静,内里早就腐烂变质。


七叶看了看时间,已经凌晨一点三刻,她很累,她不想跟陆景行吵架,可心里有口气憋着,不吐不快,


“陆景行,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?出轨的是你,带着情妇出现在我面前的也是你,现在呢,你问我闹够了没有?我闹什么啦?我配合你在爸妈面前秀恩爱,我装傻当作不知道你外面那些小三小四甚至小五小六,我做的还不够吗?”


“没有人逼着你这么做!”


陆景行脸色也不好看,他冷笑,


“我说过,我们可以从头开始——而你呢?你想过跟我重新开始吗?”


“我为什么要跟一个违背了婚姻契约的人重新开始?”


他简直是强盗逻辑,男人玩够了选择回归家庭,女人就一定要感恩戴德?不管他做了多过分的事情,一句浪子回头,就能弥补所有吗?


陆景行气极反笑,他一把抓住七叶的小腿,将她从床头拖到自己面前,七叶原本是蜷缩的姿势,现在整个人被他压着,他漆黑的眼神里全是锋芒,唇角冷漠的勾起,


“容七叶,你别以为,我不知道你当初为什么嫁给我……”


七叶心头一跳,但很快就迫使自己平静下来,


“我不懂你在说什么”


“我他妈装了三年的傻子”


陆景行禁锢着她,一点一点挤压出她胸腔里面的空气,手指甲尖残忍的滑过她细嫩的肌肤,所到之处,皆引起七叶的一阵颤悚。


他似乎很满意七叶惧怕的反应,眼神中的嘲弄越发明显,


“要不是嫁给了我,你那个野种弟弟……现在怕是早就登堂入室了吧?”


“说真的”


陆景行用两指扼住她的下颌,渐渐用力,


容七叶,你怎么那么蠢啊?就为了不让你爸认那个野种,所以把自己赔给我……”


“你滚!”


七叶激烈的挣扎,伴随着胸腔大幅度的起伏,他知道,他怎么可能知道……


那是埋在自己心里的秘密,连母亲也不清楚,她的母亲……半辈子都在信仰着她和父亲的爱情,她怎么能容忍,另一个女人带着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种出现在他们家里?


“怎么,被我说中,恼羞成怒了?”


陆景行抱着七叶坐起来,将她置于自己的腿上,贴上她的额头,如此亲密的姿态,可他的眼中全是恶意和讥讽,


“说起来,我还得感谢你那个野种弟弟,要不是因为他,我怎么可能睡的到容家不可一世的小公主……”


他的话,就像是利刃一般剖开七叶的五脏六腑,鲜血淋漓。


是,陆景行说的没错。


她有私心,若是能仰仗着陆家,父亲也会多加忌惮。


她自小就是父亲手里的掌上明珠,无忧无虑的长大,心思单纯,可直到她答应嫁给陆景行的那一刻,她才知道,原来自己也可以这么有心机……


“别再说了……”


七叶痛苦的摇头,


“别再说了好不好……”


陆景行并没有因为她的求饶而有分毫的心软,他强迫她抬起头,跟自己对视,


“你早就不想跟我在一起了对不对?也是……一个浪荡子,整日从一个女人床上,辗转到另一个女人床上……冰清玉洁的小公主,怎么能忍受这一切呢?”


他的语气里尽是奚落和挖苦,


“被我上,很难受是不是?嫌我太脏,可是你不还是一样,被我弄脏了,嗯?你委屈什么呢……这一切,都是你自己的选择……”


“你闭嘴!”


“啪”的一声,七叶用尽了全身的力气,一掌打在了陆景行脸上。


红痕浮现的很快,热辣辣的,他不在乎的舔下了唇角,勾出一抹弧度,


“你我心知肚明,我只是说出来了而已”


七叶手掌微微发着烫,心里更是如同有虫蚁在啃食着自己,她抑制不住地颤抖,他怎么可以这么说,怎么可以……


“我让你闭嘴啊”


她声嘶力竭的喊出来,将最后一点力气耗尽。


眼泪不由自主的夺眶而出,刚流出来,她用手去擦,可不争气的,眼泪越来越多,就连视线也渐渐变得模糊。


陆景行用手指轻轻地帮她擦拭眼泪,动作温柔地摩挲着她的脸颊,可说出的话却并不留情面,


“这招你用过了,换点新鲜的招式,兴许还能引起我的同情”


上一次,在酒店,她哭了出来,他才停手。


在他心里,自己真实的情绪反应,也是作秀吗?


将指甲深深的嵌入掌心,用疼痛逼退掉眼泪,她发誓,绝对不会再在他面前如此软弱,
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beihaisuns.com/post/550.html

版权声明:云阶旅游网为您提高平有效旅游信息,助您出行愉快!

发表评论

还没有评论,快来说点什么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