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阶旅游网_综合旅游信息平台,专注有效资讯!

黑人rapper大全 顶级 自拍偷区亚洲综合激情

“哗啦啦啦……”

    晚上十点钟,周晓曼在酒店里洗完澡,披着毛巾坐到了床上,用手机打开了“木西木西”视频网站。

    看了一下数据,洗澡前发布的那条视频播放量已经破了10万,转发量也相当可观。

    周晓曼的眼睛笑成了一对弯弯的月牙。

    “逍遥剑主”这个账号是她5年前注册的,那个时候她追星,喜欢拿爱豆的视频做剪辑。

    由于技术不错、产量又大,逐渐在饭圈里有了一点小小的名气。

    至于现在么……

    星是早就已经不追了,视频剪辑也从原来的单剪一家变成了古装剧混剪。

    眼下,她这个账号的人气虽然称不上是什么大UP主,但也绝对是这个领域里数得上的一号人物。

    周晓曼简单浏览了一下弹幕和评论后,点开了一个名为“盛世美颜一号站”的群聊。

    就洗个澡的功夫,群里已经有七八个人@了她,各种各样的骚话刷得热火朝天。

    “逍遥这是找到新宠了?1分21秒,副歌第一句整句都给了这个小和尚,绝壁是真爱!”

    “其他人你都只剪3秒钟,只有这个小和尚你给了足足8秒多,过分了啊!”

    “这位置,这节奏,我看完视频谁也没记住,就只记住了这个光头!不愧是心机剑主!”

    “这拉踩也太明显了吧?别人都是全景打戏、没有正脸,就只有这个小和尚给了个怼脸大特写……哎不过这个脸是真的好看,这谁?”

    “歪了歪了,说好的批判逍遥背叛组织呢?”

    “不是,谁来给我科普一下这个小和尚是哪路人马?这个颜我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来人!快来人!组织里又出现了一个叛徒!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手机屏幕前,周晓曼笑得捶床大笑。

    这个“盛世美颜一号群”是她和几个朋友创建的,群员基本上都是圈内的视频剪辑达人。

    同时,也全都是饭圈人人唾弃的“毒瘤”:博爱粉。

    顾名思义,博爱粉,指的是那种不钟情于某一个艺人,而是同时粉很多人的那类粉丝。

    但凡颜值长在她们点上的,她们就喜欢,就要给人家剪视频。

    可以说是十分没节操了。

    周晓曼起初建这个群的目的只是为了交换高清资源,互利互惠。

    而到了今天,这个群已经逐渐承担起了交流情报、发布悬赏任务之类的作用。

    她清了清嗓子,用语音在群里回复道:“说什么背不背叛组织的,难听!”

    “咱们这个群不就是二五仔群吗?”

    说着,笑道:“至于你们刚才提到的那个小和尚,高清视频源我已经发到网盘里了,二次剪辑的授权也拿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婊贝们不要客气啊,需要的自取。”

    “但凡有人的剪辑达到了30万以上播放量,发链接过来找我,有重金酬谢哦!”

    这条信息发出去后,群里马上刷出了一大波回复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,一天天的骗我们给你做廉价劳工!”

    “黑心剑主,压榨我们这群可怜人的劳动力!”

    “什么重金酬谢,你上次说重金,结果到头来只给我寄了一张签名海报,骗子!大骗子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周晓曼看着这些义愤填膺的回复,莞尔一笑。

    她把手机界面从群聊切了出去,点开了网盘。

    只见网盘中,《夜雨江湖》先导片的下载量正在不断攀升,从七八个,到十几个,到上百个……

    周晓曼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呵呵,这群小可爱。

    一个个嘴上说着不要不要,手指头却很诚实嘛。

    用不了一个礼拜,《夜雨江湖》的这段先导片就会像雨后春笋一样在各大视频网站里不断冒头。

    这就是让许臻成为“木站小王子”的第一步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周晓曼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天后。

    乔枫和许臻先是坐飞机抵达了甘州省会,而后租了一辆越野车,自驾前往许臻师父所在的云柯寺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许致远果然不愧是一个合格的十八线糊咖。

    跟他共用一张脸的许臻途径无数公共场合,没做任何遮掩,也没有一个路人冲上来说认识他。

    顶多也就是由于相当出色的外形,获得了不错的回头率罢了。

    乔枫对此感到十分沮丧。

    但许臻却不以为意他又不是凭空出现在这个世上的。

    之前的十八年,他在甘州那边也有很多熟人,上学、买菜、去医院,都会看到他,但从来没有人说他长得像哪个明星。

    现在跟以前又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不过是给许致远当了一个多月的替身,客串了一部电影、拍了一部电视剧而已。

    而且这两部剧现在还都没上映。

    不过,许臻这个想法倒是有点冤枉许致远了。

    许致远当童星的时候其实还蛮有名的,只不过,许臻那时候身体不好,瘦得只剩皮包骨,两人长得并不算太像而已。

    约莫到下午5点多的时候,两人驱车来到了云柯寺所在的小山村。

    时间是二月下旬,天气尚未回暖。

    地处西北的甘州不比江南水乡,目所及之处尽是一片枯黄,山上几乎看不到一点绿色。

    乔枫跟在许臻身后,徒步往山上爬。

    不到10分钟后,常年缺乏锻炼的乔小胖就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停下脚步,杵着膝盖问道:“阿臻啊……还,还有多远?”

    许臻停下脚步,面色如常地道:“一共要过三个山头,现在第一个山头还没到呢,要么你去山下等我吧。”

    乔枫:“……”

    活该这破庙香火不旺!

    乔枫欲哭无泪地咬咬牙,铆足了劲跟了上去,待逼近最后一个山头的时候,整个人一条命已经快没了半条。

    他生无可恋地喘了半天粗气,刚想继续跟上,一抬头,却见许臻正呆呆地站在山头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阿臻?”乔枫试探着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许臻没有回答他,却突然迈开步子,飞速朝着前方冲了过去!

    “哎,别跑,小心摔着!”

    乔枫见状,连忙追了上去,谁料等跑到山头时,他也不禁愕然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只见,不远处的一处平缓的山坡上,立着一座斑驳破旧的小庙。

    庙前的石板路打扫得干干净净,庙后则开发出一片小小的菜园子,周围围着半人高的篱笆墙,一看便是有人生活的地方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此时,这座小庙的主房却已经塌了!

    暗灰色的瓦顶斜斜地坍塌在地上,从远处看,整座庙几乎已经成了一片废墟!

    “师父!师父!!”

    许臻这时候已经跑到了庙前,他推开院门,惊慌失措地东奔西走,在那些还没塌的偏屋里寻找着师父的踪影。

    但,什么也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他慌乱中想要扒开已经塌了一半的主屋门,却只听“喀啦”一声,本就已经塌得不成样子的屋顶又向下塌了不少,几块瓦片从上面掉了下来,险些砸到他。

    “你别在里面呆着,先出来!”

    刚才这一幕可吓坏了乔枫,他跌跌撞撞地跑到庙外,大吼着冲他摆手道:“阿臻,你别着急,你师父肯定没在这儿!”

    “你看外面围着警戒线呢,肯定是施工的时候塌的!”

    “你师父有没有手机?先跟他联系一下!”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beihaisuns.com/post/9698.html

版权声明:云阶旅游网为您提高平有效旅游信息,助您出行愉快!

发表评论

还没有评论,快来说点什么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