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阶旅游网_综合旅游信息平台,专注有效资讯!

夫妇野外交换全过程 小东西才一根手指就喊疼了

  小白的那顿叫“鱼摆摆盛宴”,小米的这顿叫“须须儿饭”。

    张叹见到沙子中有一些须须,不知道是什么植物的,猜测饭名应该就是因此得来的。

    果然,小白说这是苞谷尖尖上的须须儿,是她特地从家里带来的,沙子拌须须儿,好吃的飞起来。

    吃了小白的“鱼摆摆盛宴”,不能不吃小米的“须须儿饭”,否则小米肯定会哭。

    张叹忍着痛,在小米满眼期待的目光中,再次饱餐一顿。

    “好吃吗?”小白希冀地问。

    “好吃吗?”小米小声跟着问。

    张叹连连点头,嘴里塞满了饭菜,都说不出话了,好一会儿咽下去之后,才问:“你们今天为什么要做饭请我吃?”

    心里想的是,为什么要盯上我?小柳老师不好吗?老李他不香吗?罗子康超级想来你们却不让!尤其是小白,傻不傻,多好的机会报仇啊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噻。”小白说,感谢张叹给她要回小水枪。

    好吧,这个理由能接受,张叹看向小米,那小米呢,这顿须须儿饭都要把他撑死了。杀人不过点头事,总要给个理由吧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。”小米小声说,然后没了下句,害羞呢,低着头不敢看他,小白帮她说,是为了感谢大叔收留她。

    张叹摸摸她们的小脑袋,虽然饭菜难以下咽,但是心意是极好的,要是能只领心意不吃饭就更好啦,那他会更开心。

    “吃饱了吃饱了,谢谢你们啊。”张叹要放下筷子,不放心地问两人:“我可以放下筷子了吧?”

    小白和小米都点头,张叹松了口气,放下筷子,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“真的吃饱了吗大叔?”小白关心地问。

    张叹:“真的吃饱了,都吃到嗓子眼了。”

    小白和小米开心地对视一眼,挥手说:“吃饱了那你就去玩吧。”

    张叹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态度,这语气,差点让他翻脸,把他当什么来着?当你家的宝宝吗???

    我谢谢你啊,张叹起身就要走,想到家里真正的美味佳肴,都冷了啊,忽然!肚子里传出一阵声响。

    “咕噜咕噜咕噜咕咕咕咕~”

    张叹一下子僵在原地,emmmm,好尴尬啊,小白和小米正盯着他的肚子,又抬头看看他的脸,旋即两人嘀咕一阵,拎着桶子,决定再去装一桶沙子,再给大叔做点好吃的,这明显没吃饱吗?!

    小白还扬言,这回她要拿出绝活,做一顿“鱼摆摆炒雀上儿”,翻译过来就是“肥肥的大鱼炒长长的蚯蚓”。

    张叹再不敢久留,赶紧跑了,而且留了个心眼,向小柳老师举报,说两个小朋友又溜到院子里玩沙子,得有纪律吧,应该带回来好好玩游戏。

    吃了饭,拆了桥,他才放心地回到家里,果然啊,他做的饭菜已经冷了,不过,现在是夏天,冷的就冷的吧。

    本来是想问问小白,要不要吃点,结果自己反而被强行灌了一顿霸王餐。

    须须儿饭还好说,鱼摆摆盛宴真的是让张叹没有胃口,想到玻璃瓶里的蚯蚓,关键是他还“吃”了,喉咙里一阵恶心,碗里自己做的意大利面瞬间难以下咽!总感觉是在吃蚯蚓,那两条蠕动的蚯蚓。

    呕

    张叹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冰凉的罐装啤酒,撕开来猛喝了几口,压压惊,把恶心感摁回去,缓了缓,好一会儿才勉强恢复正常,坐回餐厅,准备继续吃饭,就在这时候,门响了。

    他刚拿起筷子的手哆嗦了一下,掉餐桌上,造孽啊,看把一个22岁的小伙子吓的。

    他脑海里浮现门外站着手捧鱼摆摆盛宴的小白,以及须须儿饭的小米。两个身后长了天使翅膀却头上长角的小朋友,画面太美,不敢继续往下想。

    敲门声还在响。

    张叹安慰自己,都给小柳老师打小报告了,不可能还是小白小米吧,她们肯定被抓走了,小柳老师这点眼力见应该是有的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

    张叹整顿心情,起身去开门。

    “张叹,是我。”

    咦?哈哈,是黄姨,就说吧,不可能是小白小米,她们肯定已经被小柳老师管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来啦来啦。”张叹不自觉地声音都提高了几度,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地,这大石头有点像拌沙子的那几块。

    “黄姨,呃,嗷~”

    打开门还是高高兴兴的,门外站的果然是黄姨,结果低头一看,我勒个去,两个小朋友一个没少,笑呵呵地昂着小脑袋看着他!

    张叹的胃下意识地收缩,怕了,不过,还好,还好,两个小朋友没有把“饭菜”端来。

    黄姨不知道背地里有这些,她笑着说:“张叹,小白和小米说要来感谢你。”

    她的笑容里饱含欣慰和嘉许,治下的小朋友这么懂事,她很有成就感,十分欣慰。

    “小白,小米,你们不是有话要对哥哥说吗?现在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大叔。”小白率先说道,明明是说哥哥,怎么还是叫大叔呢。

    小米也跟着说:“谢谢你,大叔。”

    好啊,乖孩子也学坏了。

    黄姨欣慰地给张叹解释她们为什么要感谢他,张叹笑着倾听,虽然已经听过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进来坐坐吧。”张叹邀请道。

    “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啊”

    两个声音同时响起,小白就是那个说好啊的人,她刚迈步上前,就被黄姨捉住了小胳膊,摁在原地。

    黄姨笑着对张叹说:“坐就不坐了,晚上的学习已经开始了,我带她们下去。”

    带着小白和小米要走,小白忽然从身后掏出一个玻璃瓶,玻璃瓶里满是沙子!

    不好!万恶的玻璃瓶!张叹瞳孔收缩,怕什么来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,好像没有蚯蚓了,里面灌了沙子,瓶口还插了一朵淡淡的小黄花。

    “大叔,给你。”小白把玻璃瓶送给他。

    黄姨进一步老怀欣慰:“这朵小黄花很漂亮嘛。”

    竟然把玻璃瓶改花瓶了,张叹摆手说心意领了,花瓶就算了吧。

    小白执意要送,黄姨帮她说话,也劝张叹收下,反正不是贵重的东西,小孩子的心意嘛。

    张叹盛情难却,就收下了,结果听到小白说了一句话,吓的一哆嗦。

    “这是鱼摆摆炒雀上儿哦,雀上儿在沙子里呢,养的白白的哦。”

    哐当

    张叹没拿稳,玻璃瓶掉地上,碎了,沙子散了一地,关键是两条蚯蚓爬了出来,他一阵恶寒,心里直呼,你个瓜娃子!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beihaisuns.com/post/9753.html

版权声明:云阶旅游网为您提高平有效旅游信息,助您出行愉快!

发表评论

还没有评论,快来说点什么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