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阶旅游网_综合旅游信息平台,专注有效资讯!

男宠跪趴姿势伺候男主人 放荡护士口述作爱细节过程

  •   “啥子嘛?你说噻。”

        终于把小白请到了家里,这个家伙立刻迫不及待地问道,以前都是她主动往张叹这里蹭,今天却这么爱搭不理的,女人都如此善变吗?

        张叹没有和她计较,拿出一个包装盒,说:“看看,送给你的。”

        小白听到有礼物收,一扫不乐意,眉开眼笑,鹅鹅鹅,笑成鹅叫,拆开包装盒,从中拿出了一个玻璃瓶。

        张叹问:“喜欢吗?送给你的。”

        小白连连点头,抱着玩,喜欢的不得了,但是却不要,忍着痛还给他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了?送给你的。”

        “大叔你想住啥子嘛?我好凶的哦。”

        提防心果然很高,上一次请她吃东西也是这样,还自曝自己有时候屁儿黑,吓唬他。

        张叹解释道:“我昨天把你的玻璃瓶打碎了,赔一个给你,收着吧。”

        小白闻言,这才开开心心地重新把玻璃瓶抱在怀里:“谢谢你哦,你是个好人噻。”

        好啊,又一张好人卡,抽屉里快塞满了。

        小白原来的玻璃瓶只是装苹果罐头的,苹果罐头吃完了,剩下这么个玻璃瓶子,远远比不上张叹买的这个。这个是鱼肚瓶身,口子很大,有卡扣,还有提手,方便拎着,原本是用来泡酒的,青梅酒、葡萄酒、人参酒什么的,好看又实用。

        爱不释手的小白想略表心意,关心地问张叹,吃莽莽了没。

        张叹说吃了,不放心地叮嘱:“不要往里装蚯蚓了知道吗?”

        说实话,他有点怵那玩意儿,而眼前的小朋友,似乎是蚯蚓克星,伸手就捉,一点不害怕。

        “你还想吃鱼摆摆炒雀上儿吗?明天小白给你做好不好?”小白热情地说,看样子这真的是她的拿手好菜,一天不做就手痒。

        “我谢谢你啊。”

       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。

        “你千万不要往玻璃瓶里装蚯蚓了,我昨晚都做噩梦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住啥子?”

        “往我身上钻,我也不知道想要干嘛。”

        “嘴里有吗?”

        “有。”

        “屁儿咧?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算了,不说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鹅鹅鹅~”小白笑的贼开心。

        “我做噩梦你很开心吗?劝你要善良啊小白童鞋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,我没笑你。”

        笑的这么开心,还说没有笑我,当我那么好哄吗?

        兴许是知道自己的演技不过关,小白便说:“大叔大叔,其实,我也做噩梦啦。”

    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

        “是真的。”

        “那你梦到了什么?也是蚯蚓吗?”

        为了配合她演戏,张叹强压心头的恶心感。

        小白点头,说也有雀上儿。

        张叹是在梦里被蚯蚓四处攻击,作为蚯蚓克星的小白,不知道梦的是什么。

        “你梦见蚯蚓做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钓鱼摆摆。”

        果然,在梦里她也是四处攻击蚯蚓,蚯蚓真倒霉。

        “钓到了没?”

        “钓鱼摆摆是我的强项噻。”对张叹的怀疑态度很不爽的小模样。

        “厉害,钓到多少条?”

        “马兰花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”

        问你多少条,你怎么说你舅妈的名字。

        “马兰花开二十一,二十一条鱼摆摆。”

        这也太敷衍了吧,张叹不禁心想,你老是拿你舅妈的名字开刷,不怕挨打吗?

        “你钓到的是什么鱼?”张叹继续问。

        他可能问的太多了,让小白有些不高兴,小朋友沉吟片刻,说不出来,也不知道是没梦到这个环节,没那么细致呢,还是现场编不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大叔,你讲讲看噻,你也在场哟。”

        “啊?”张叹满脑子的疑问。

        小白伸出小指头,笑嘻嘻地戳戳他的肚子,说:“小白钓鱼摆摆的时候,你也在呢,是你装鱼摆摆的,你说钓了什么鱼摆摆。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张叹。

        “大叔,你讲讲噻。”

        张叹说他不知道,他不承认自己当时在场。你的梦你做主,在场我也不知道啊。

        “憨憨儿~”小白小声嘀咕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张叹大怒,还有这样的道理!自己做的梦自己讲不出来,让别人讲!讲不出来就说人家是憨憨。

        他提醒小白,该回去了,小朋友们排队等着给她讲故事呢,直白的意思是,你赶紧走吧。

        但是,来的时候嚷嚷只是坐一坐的小白童鞋,此刻却有点不想走了,因为她发现了沙发上的漫画!

        “这是啥子?”小白抱着漫画,好奇地问张叹,眼睛里放光。

        这是《燃灯者》的漫画,原作者送他的签名珍藏版。

        “上面不有字吗?漫画啊。”

        “漫画?漫画是啥子?”

        “就是绘本。”

        “风车车阿佛?”

        “差不多就是那样的。”

        小白不走了,捧着《燃灯者》的漫画看的津津有味,不停地问他这是在讲什么,那是在讲什么。

        张叹问她:“你为什么不上幼儿园?”

        “啥子?”小白疑惑地抬起头。

        “我是说,4岁半了是可以上幼儿园的,你怎么不去?”

        “莫有钱噻,我舅妈小气得很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说着,又唱了起来:“马兰花,马兰花,风吹雨打都不怕……”

        张叹猜测,小白一定没少挨揍,这首歌就是欠揍的歌。

        “那你白天干什么?”张叹问,既然不上课,那白天做什么?难道跟着她舅舅舅妈去干活?

        “碎觉噻,大叔,这讲的是啥子噻?”

        小手指着漫画中的一个画面,看图说话不管用了,这不是小孩子看的绘本,而是漫画,不认识字读起来困难重重。

        叮咚~

        有人敲门来了,张叹去开门,发现是小米。

        “我,我……”

        见到张叹,小米紧张的说不出话来,脸都红了。

        张叹露出八颗牙齿,让自己笑的更和蔼一些,提升亲和力。

        “我猜你是找小白,对不对?”张叹说。

        小米连连点头。

        张叹回头喊:“小白,小米找你。”

        小白纹丝不动,坐在沙发上说:“让她进来叭。”

        “小米,小白让你进来。”

        张叹说完,感觉不对劲,怎么他好像是小白使唤的招待?

        小米没有进来,而是站在门口大声说程程哭了。

        小白立刻跳下沙发,火急火燎地出了门,哄孟程程去了。

        张叹不知道孟程程为什么哭,担心不会又打架吧,也跟着过去,还好,不是吵架也不是打架,孟程程只是想爸爸了。小柳老师哄不好,只有小白上。
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beihaisuns.com/post/9758.html

版权声明:云阶旅游网为您提高平有效旅游信息,助您出行愉快!

发表评论

还没有评论,快来说点什么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