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阶旅游网_综合旅游信息平台,专注有效资讯!

进入语文课代表腿中间作文 车速超快的日剧动漫新番

  张叹接过小白递过来的花生,问:“你在等我?”

    小白连连点头,啵~小嘴巴没闲着,把那颗缓了两秒钟的花生咬开了,小嘴唆的吸了一下,花生米没了,花生壳被她丢地上。

    “等我有事吗?”

    张叹经过她身边,把购物袋放地上,找出钥匙开门。

    小白起身,拍拍身上的花生壳,又拍拍小屁屁,抱着鱼肚玻璃瓶,跟在张叹身后,说:“找你吹垮垮噻。”

    咔嚓,门开了,张叹停住,低头问小白:“什么?什么意思这是?”

    “摆龙门阵噻。”

    “这又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小白挠了挠脑袋,小声嘀咕了句什么,大声说:“聊天!”

    张叹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害,你直接说聊天不就行了,搞的我以为是什么军机大事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张叹招呼道,“这是你的小拖鞋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小拖孩长的更可爱了哈。”小白夸奖她的小拖鞋。

    “呵呵~”张叹干笑两声,不知道怎么接话,除非小拖鞋成精了。

    “大叔,扫把给我噻,我要扫花生壳壳。”

    小白没有进来,而是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张叹说:“我来打扫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吃的哦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。”

    有这意识很不错,张叹给小白找来扫把和垃圾篓,只见小朋友利索地把满地的花生壳扫进垃圾篓里,动作熟练,看样子在家没少干。

    打扫好了卫生,小白才抱着鱼肚玻璃瓶进屋,先是欣赏了一阵自己的小拖鞋,过足了脚瘾后,才跟到厨房,好奇地看张叹做饭。

    “大叔你没吃莽莽吗?”

    张叹把买来的食材拿出来,准备自己动手做冷面。

    “没呢,我现在做晚饭,你吃了吗?”

    这完全是客套话,小朋友们来学园之前都是吃过饭的,小红马学园不管饭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吃饱啦~”小白拍拍小肚子说,“给你吃花生。”

    小手伸进罐子里,抓出几颗,送给张叹。

    张叹擦擦手,接过来,剥了一颗吃,是煮花生,放了盐,很香。

    “很好吃,你吃了饭还吃这么多花生啊?”

    “我晚饭吃花生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张叹询问,才知道小白抱着的这半罐花生就是她今晚的晚饭。

    “你舅妈不给你做晚饭吗?”

    张叹有些生气,没见过这么照顾小孩子的,晚饭都不做,就吃半罐花生。

    小白又捏了一颗花生剥开来吃,同时答道:“我舅妈和舅舅吵架了,没做晚饭。”

    张叹叹息一声,把小白手里的鱼肚玻璃瓶收走,说:“别吃这个了,我做了晚饭一起吃。”

    “我吃饱了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去踢会儿足球,很快就饿了。”

    小白没去踢足球,而是在厨房观看张叹做饭,帮忙递东西,打下手,还别说,使唤的很顺手。

    冷面看起来简单,其实挺复杂的,主要是冷面汤复杂,好吃与否的关键也在于此。

    “蒜瓣洗好了吗?”张叹问。

    “来啦来啦,分分钟儿。”小白站在小凳子上洗蒜瓣。

    张叹把6瓣大蒜拍碎切末,放入白糖、米醋、盐、味精和牛肉粉,再把犁榨汁,汁给了正好口渴的小白喝,梨肉则混合在蒜末中,搅拌均匀,再往里倒入牛肉清汤,过个十几分钟,用细网过滤,残渣都扔掉,冷面汤就做好了,放冰箱里冷藏,最后是做辅料,也就是大虾、牛肉、墨鱼之类的。

    “西红柿洗好了没?”张叹正在切牛肉,回头看了一眼在洗西红柿的小白。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,莫要催噻,这是我的强项哦。”

    小白三下五除二,关上水龙头,跳下小凳子,送来红艳艳的西红柿。

    张叹接过来,洗了下菜刀,开始切西红柿。

    小白站在脚边,昂着小脑袋问,还有要她做的事吗?

    “没有了,很快就好。”

    小白哦了一声,在他身后乱转,踮起小脚,偷偷打量在锅里炸的大虾,小鼻子吸了吸,喷香。

    大概5分钟后,色香味俱全的冷面做好了,张叹很有成就感,用手机拍了两张照片,才端到餐桌上,摆上两个碗、两双筷子,碗一大一小,筷子一长一短,考虑到小白可能用筷子不方便,又准备了一把叉子。

    小白站上小凳子,轻轻拧开水槽的水龙头,流出筷子粗的水线,连忙紧了紧,水线细了许多,只有一丝,把小手伸到下面,洗了洗,关紧,在自己身上擦了擦,扶着水槽,从小凳子上下来,经过餐桌时,飞快地瞅了一眼,呵呵傻笑两声,往客厅走去。

    客厅有她常坐的小凳子,只见她蹲下小身子,把搁上面的鱼肚玻璃瓶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张叹以为她是去拿鱼肚玻璃瓶,却见这个小朋友并没有回来,而是径自走到门口,把鱼肚玻璃瓶轻轻放在地上,弯腰换小鞋子,看样子要出门。

    他奇怪地问道:“小白你干嘛去?”

    小白一边换鞋子,一边把房门打开了,抬头,诧异地说:“我回去噻。”

    她小脸上挺奇怪的,觉得这有什么好问的,不明摆着吗,不走难道留下来吃饭吗。

    “拜,大叔,你一定很饿了叭,你快点吃莽莽叭,饿肚子很难受的,咕噜噜叫个不停。”

    说完不待张叹说话,重新抱起鱼肚玻璃瓶,出了门,回过身来,踮起小脚,拧住门把手,龇牙朝张叹笑了笑,露出两排白白的小奶牙,把门随手关上了。

    张叹:“不是,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他连忙追上去,打开门,只见小白已经走到了楼梯转角处,怀里抱着鱼肚玻璃瓶,盖子拧开了,抓了一颗花生,刚放到嘴里吃。

    “小白,小白,别走啊,一起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蛤?”小白惊讶地抬头看向他,嘴里的花生没来得及咬呢。

    “吃晚饭啊,做好了,你怎么走呢?”

    咔花生被咬碎的声音响起,小白边嚼边抹了一把小嘴巴,穷人不说暗话。

    “我没钱噻。”

    张叹好笑。

    “谁说要你钱了,不要钱!”

    小白再次强调:“我真的没有钱哦。”

    穷人真的不说暗话。

    张叹:“说了不要你的钱,你一个小孩子能有什么钱,快来快来,你不想吃大虾吗?”

    说到大虾,小白情不自禁地咽了咽口水,无法抵抗大虾的诱惑,小脑袋不受控制地点了又点,小嘴巴却倔强道:“你想住啥子?”

    张叹问:“什么住啥子?喊你过来吃饭,你不是没吃晚饭吗?”

    小白拍了拍怀里的鱼肚玻璃瓶,说:“花生很好吃。”

    张叹心想,难怪你瘦瘦小小的,明明4岁半,看起来却不比3岁半的孟程程大多少。

    “当零食吃可以,但不能当饭吃,不然小孩子会长不大的。”

    小白把剥开的花生壳放进裤兜里,犹豫道:“这不好叭??”

    张叹听出来了,小朋友已经心动,他走到小白身边,摸摸她的小脑袋:“你刚才忙上忙下,出了很多力,晚饭是我们一起做的,所以你不是客人,快来,我一个人也吃不完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,一边牵着小白的小手回去。

    小白依然不放心地说:“可是,我真的没有钱噻。”

    张叹:“你刚才帮忙了,就已经是付了钱,所以不用再出钱了。”

    小白一边被牵着回,一边唠唠叨叨,犹犹豫豫,懵懵懂懂中,等她醒悟过来时,咦?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客厅,铲铲!那就吃叭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beihaisuns.com/post/9761.html

版权声明:云阶旅游网为您提高平有效旅游信息,助您出行愉快!

发表评论

还没有评论,快来说点什么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