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阶旅游网_综合旅游信息平台,专注有效资讯!

脱了老师的裙子猛然进入 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

    小白吃了晚饭,又拉了一顿粑粑,出来时,把在卫生间里伴着歌声做的决定告诉张叹,那就是她打算把鱼肚玻璃瓶和半罐花生放在他这儿,送给他吃,以此感谢请她吃饭。

    旋即,小朋友狠狠地夸了一顿张叹,说他做的面条真的是很好吃啊,她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,尤其是有嘎嘎和鱼摆摆。

    她把大虾归类到鱼摆摆行列了,看的出来,她喜欢吃荤。

    她小大人似的大发感慨,说没想到张叹有这样的本事,问他这是不是他的强项。

    张叹有些得意地说:“我的强项很多,这只是其中之一,问你,我这才是正宗的鱼摆摆盛宴吧?”

    小白先是点头,接着自信地说,她的也不差吖,做饭也是她的强项噻,他那天不是吃的很饱吗。

    饱个鬼!张叹心想,那天根本没吃饱,做的意大利面都倒掉了,半夜又饿的慌,啃了两个面包才睡着。他甚至差点冲动连夜摸到一楼,给足球放气,让小白童鞋第二天没得玩,以泄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找小朋友玩啦,大叔我们拜拜叭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拜拜吧。”

    “要小白洗碗碗吗?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来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开心哟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把小朋友送出门,张叹不放心地叮嘱道:“小白~”

    “啥子?”

    “以后没吃晚饭,或者肚子饿的时候,都可以来找我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不好叭?”

    “我们谁跟谁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谁跟谁?你想住啥子?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,我们不要那么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哦,晓得了,谢谢你噻,大叔你是个好人哦。小白长大了,赚了钱,会养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有志气啊!不过,一顿饭而已,不用付出这么大的代价。

    这一晚,小白充分展现了自己吃饱喝足后的状态,就是不肯睡觉,活蹦乱跳,精力爆棚,坚持到凌晨1点,被她舅妈领了走,能对付她的,好像只有她舅妈。

    接下来一段时间,张叹忙着准备《燃灯者》第二季的剧本编写,这不是他一个人的工作,宋雯也参与其中。两人不断讨论,花了一个多礼拜,终于把第二季的剧本写了出来,交给李导看后,得到了他的同意,至此,剧本编写工作终于结束。

    为表示感谢,宋雯请客吃饭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帮我写剧本,本来都是我的工作,麻烦了你这么多。”宋雯感谢道。

    本来张叹只需要根据她的漫画整理改编就行,第一季就是这样,但是第二季变成了张叹和她一起编写剧情,等于他是半个作者。

    “都是为了工作,剧本有我署名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漫画里不会有张叹的署名,但是动画的编剧一栏写的却是他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都要特别感谢你,期间教了我好多知识,你好厉害啊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边吃饭,一边聊着天,结束后,宋雯提议到海边走走,他们吃饭的餐厅就在海边,晚上7点多,海边亮起了五颜六色的灯光,海轮的汽笛声随着凉爽的海风飘到耳边。

    氛围有点浪漫,宋雯一会儿离他近,一会儿离他远,几次手臂碰到他胳膊。

    走了一段路,张叹的电话响了,他悄悄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好,我半个小时就到家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对已经有心理准备的宋雯说:“不好意思,家里有事,我先送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宋雯刚才听到张叹说半个小时就回去,如果送她回家的话,半个小时肯定不够,更何况她自己开了车,只能满是遗憾地说自己回去。

    开车回家的路上,张叹又接到陌生电话,就是刚才打过来的那个,他没管,对面响了一会儿挂了,随即叮咚一声,来了短信,张叹也没管,到了家后,才打开来看。

    “张叹你是不是有病?刚才电话里说什么乱七八糟的,还有你这段时间为什么总不接我电话?也不回我信息,回了浦江也不联系我。”

    这是此前那个叫汤雨的女生,张叹没有理会,短信看完就删了。

    刚好宋雯的短信也来了,说她已经到家。

    张叹简单地回了一句,放下手机,这个姑娘对他有意思,这段时间接触下来,越来越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这点,刚才他故意接电话找借口离开,不然担心场面控制不住,手已经好几次蹭他胳膊了。

    他不是原来的张叹,做不到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,肯定当不了海王,所以如果没有和女生相同的感受,那么就不要有任何表示,把萌芽扼杀在初始状态,这是对双方都负责的做法。

    好在,《燃灯者》的剧本已经全部写完,今后和宋雯的交集会减少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他在淅沥沥视频网站上的账号已经有了超过10万粉丝,做的视频也有了七个,凭借专业的解说,吸引了不少关注。

    挑了一部电影,窝在沙发上看,当是放松。看完后,琢磨怎么解说,然后坐在书桌前开始写视频脚本,写了一个小时,到了晚上11点,到楼下看了看,小白躺在小床上睡着了,小腰子上别了小水枪。

    这个小家伙因为上次吃撑了,晚上不睡觉,据她第二天自己说,当晚被舅妈马兰花削了一顿,之后几天都比较老实,该睡就睡。

    离开小朋友们的寝室,来到一楼,小白虽然已经睡了,但是这里依然有人,一个微胖的女人正在陪自己女儿看绘本,讲着故事。

    小朋友刚好从小凳子上起身,拉着她妈妈去玩滑滑梯。她妈妈背着一个黑色的背包,陪在身边,悄悄地打了好几个哈欠,看起来很疲倦。加班到深夜,还要来照顾小孩子,已经身心疲惫。

    张叹想起小朋友的名字,沈榴榴,今年3岁半,是学园里最小的几个小女生之一,活泼调皮,是最能闹事的几个之一。

    同时经常能看到她跟在小白身后,和孟程程一样,是小白的小尾巴之一。

    花色皮球从滑滑梯上滚落,到了张叹脚边,他正准备悄悄走呢,这下不得不捡起来,而沈榴榴也发现了他,用小奶音欢快地大喊一声。

    “哈!张老板哟”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beihaisuns.com/post/9765.html

版权声明:云阶旅游网为您提高平有效旅游信息,助您出行愉快!

发表评论

还没有评论,快来说点什么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