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阶旅游网_综合旅游信息平台,专注有效资讯!

涨精装满肚子公交车 老公那东西越来越大怎么办

   张叹没见过小白的舅舅,只听她说过几次,印象里好像喜欢喝酒。

    在这之前,小白就很在意他有没有喝酒,甚至有一次听说他喝了酒,立刻溜了。

    这次又听小白这样说,张叹不禁关心,小心翼翼地问:“你舅舅喝醉后打过你吗?”

    小白豪横地说:“打我?锤子!我凶得很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嗷呜嗷呜叫,做疯狗子状,咬天咬地咬空气,实力演绎她到底有多凶,比喝醉了酒的人更凶!敢打她?哪怕是空气也会被咬成纸飞飞和菜叶叶,不是开玩笑的!

    撕咬了一顿空气后,小白才意犹未尽地停下来,问张叹她凶不凶。

    “凶,凶,超级凶。”张叹很给面子,心想你够萌凶萌凶的。

    小白闻言,比较满意,既是对张叹的回答和表情满意,也对自己的表现满意。她这样吓唬过很多想欺负她的人,包括她舅舅,有一回把他咬的鬼叫鬼叫后,他就不敢惹她了,还老是叫她辣妹子。

    小白抱着小熊饮料舍不得喝,不断打量瓶身,问张叹这个是不是好贵。

    张叹说5块钱一瓶。

    “要不起。”小白很干脆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5块钱是多少吗?”

    “舅妈要擦两次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白的回答让张叹不知道怎么接话。

    “不喝了。”

    小白把小熊饮料还给张叹。

    “怎么呢?不喜欢喝吗?”

    刚才明明喝的美滋滋,心花都放了。

    “明天再喝。”

    小白问了价钱后,觉得小熊饮料太贵了,舅妈要给人擦两次鞋才能赚到一瓶,也太贵了吧,舍不得喝,现在这瓶只喝了一半不到,放回冰箱里,存着,明天再来时继续喝。

    张叹告诉她,冰箱里还有,一次性喝完这瓶没关系的,但是小白舍不得啊,没喝过这么贵的东西,只有一次经过肯德基时,舅妈溜进去把别人吃剩下的汉堡包和可乐顺了来,可乐就成了她喝过的最好喝的饮料。

    张叹不知道说什么好,摸摸她的小脑袋,把剩下的半瓶小熊饮料放进了冰箱,还贴上一张小贴纸,写了“小白”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大叔你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小白亲自关上冰箱后,好奇地问张叹,冰箱里这么多小熊饮料,好有钱的样子,好羡慕啊。

    张叹说他是写故事的,编剧她听不懂。

    小白满脸的羡慕,说难怪他讲的风车车阿佛那么好听,又说她将来长大了也要当写故事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的梦想是什么?和我一样当写故事的?”张叹问。

    这个年纪的小朋友已经开始有自己的梦想了,科学家啊医生啊警察啊什么的。

    小白似乎转头就忘了刚说的写故事,而是说:“我的梦想是快点长大。”

    “啊?快点长大?这不是梦想,梦想是将来你想成为什么人?比如老师?”

    “警察叔叔。”

    小白说,她将来长大了要当警察叔叔。

    好吧,张叹就不计较到底是警察叔叔还是警察姐姐,总之知道是警察。

    不待张叹问,小白自己又说了,她当警察后有枪,可以保护好人,保护奶奶,保护自己,不让别人欺负她们,而且,还有一点很重要的是,她超级凶,当警察抓坏人,她舅妈说她是那块料子。

    似乎聊到了小白的兴趣点,接下来这个小朋友拉着张叹巴拉巴拉谈警察,其实她对警察不知道多少,是张叹在给她普及。

    警察的话题好不容易告一段落,张叹邀请小白到沙发上坐着,准备看电影了。

    说到看电影,小白忽然大惊,说:“榴榴还在外面呢~”

    她跑到门口,把门打开,没见到沈榴榴,跑出去,转到楼梯口,才见到一个迷你小朋友坐在楼梯口的台阶上,背对着房门,百无聊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叹把沈榴榴迎进家里,对嗬嗬尬笑的小白无语。原来这两个小朋友一起溜进教学楼后,也一起来到三楼做客,但是沈榴榴小朋友没来过,有点怕怕的,就让小白先去,打听打听,没有危险的话就叫她,结果谁知道,小白童鞋把她忘了,害的她在楼梯口坐了老一阵子,都差点睡着了。

    沈榴榴小朋友活泼又调皮,敢跟小白去看醉汉,小米和孟程程就不敢。

    张叹说:“不要客气,当自己家里就行。”

    沈榴榴昂着小脑袋瞅了瞅他,点点头说:“我不客气。好人大叔快来,小朋友要看一集动画片。”

    果然不客气啊,张叹本来想看热门电影的,现在为了满足小朋友,只能点播一部动画片。

    安排两个小朋友在沙发上坐好,张叹准备了一些水果,放在她们手边。

    沈榴榴窝在沙发上,特小只,跟只仓鼠宝宝似的,瞄瞄手边的水果,又瞄瞄张叹,又瞄瞄小白,舔舔小嘴巴,想吃又有点不敢动手的样子。

    直到见小白捏了颗葡萄吃了,才飞快地爬起来,捏了两颗,手里拿一颗,嘴里塞一颗,重新窝进沙发,小脚丫子抖啊抖。

    动画片开始了,小白却从沙发上起身,来到张叹身边,小声说她要拿她的饮料,给榴榴喝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都不舍得喝,你给榴榴喝?”张叹问。

    “她没有爸爸。”小白贼兮兮地说。

    你听谁说榴榴没有爸爸的,她爸爸在外地而已!但张叹没说什么,把她那刚存起来的半瓶小熊拿出来,然后又拿出了一瓶新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是你的,你继续喝,这瓶给榴榴喝,你去。”

    小白愣了愣,发会儿呆,小脑瓜子想了想,这回没有拒绝,看动画片不吃点什么,不得劲儿。

    两个小朋友窝在沙发上看动画片,格外专注,张叹拿着本书,坐在一旁看。

    咚咚咚~

    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“张叹,是我,小白是不是在这里?”

    小白一听声音,惊了。

    她听出来了,是园长阿姨!

    “不好啦不好啦”小白小声嚷嚷。

    沈榴榴也听出来了,跟着喊不好啦不好啦,可怎么办鸭,会不会没命鸭。

    张叹额头冒冷汗,这说的也太严重了吧,园长阿姨那么和蔼可亲,还会要你们的小命不成,也不知道她们为什么这么怕园长。

    “要藏起来吗?”张叹问。

    小白立刻趴在沙发上,挤在最里面,沈榴榴见状,也挤到她一起,埋头,当自己是一只鸵鸟宝宝。

    还别说,就她俩这么小只,趴沙发里真不容易发现,加上站门口角度问题,开了门后,站在门口的黄姨愣是没发现。

    只是黄姨一走,小白和沈榴榴就急匆匆地从沙发上爬了下来,动画片不看了,要赶回去盲羊补牢。

    “明天再来哟,大叔。”

    “拜”

    两个小不点手牵手出了门,不忘用空出来的另一只手和主人家打招呼,并且预约明天还会准时到来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beihaisuns.com/post/9777.html

版权声明:云阶旅游网为您提高平有效旅游信息,助您出行愉快!

发表评论

还没有评论,快来说点什么吧~